興業原創

當前位置:首頁 > 興業原創

惡勢力犯罪概念的歷史形成

作者:馬力國 發布時間:2019-11-13

2018年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于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通知》,提出在全國開展為期三年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為此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印發了《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明確了掃黑除惡專項活動中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的法律適用問題。

作為此次專項斗爭重點打擊對象“惡勢力”這一概念,并非第一次出現在公眾視野,從惡勢力概念的提出到正式走入刑事打擊范圍,經歷了漫長的演變過程,本文將對其歷史形成進行梳理。


1565_副本.jpg


( 圖片來自網絡 版權歸原作者 )


一、惡勢力概念的提出

1986年正值全國嚴打第三戰役,公安部出臺了《1986年全國公安工作計劃要點》,明確指出:“這一戰役……特別要強調打擊以下一些犯罪分子,一是殺人、傷害、爆炸、盜竊、搶劫、強奸等嚴重危害社會的犯罪分子;二是帶有黑社會性質的流氓團伙和各種霸頭。”上述第二項打擊對象中,包含了兩種類型,黑社會性質的流氓團伙和霸頭(在此后的發展中,黑社會犯罪獨立入罪,流氓團伙與霸頭歸為一類),但對于黑社會及流氓團伙的具體特征未作說明。

13_副本.jpg

( 圖片來自網絡 版權歸原作者 )


1992年由公安部召開部分省、市、縣打擊團伙犯罪研討會,會上公安部第一次提出黑社會性質組織(流氓團伙)的六個特征: (1)在當地已形成一股惡勢力,有一定勢力范圍;(2)職業化,較長期從事一種或幾種犯罪;(3)人數一般較多且相對固定;(4)反社會性特別強,作惡多端,殘害群眾;(5)往往有一定的經濟實力,有的甚至控制了部分經濟實體和地盤;(6)千方百計拉攏腐蝕公安、司法和黨政干部,尋求保護。

在以上六個特征中,首次出現惡勢力一詞。同時,對特征的描述為后來黑社會入罪以及惡勢力概念的形成提供了理論和實務認定的基礎。將六個特征進行歸納,即為后來對黑惡勢力犯罪進行認定所遵循的一些基本特征,如組織特征、經濟特征、保護傘特征、為非作惡、欺壓百姓等。


4_副本.jpg


( 圖片來自網絡 版權歸原作者 )


到了1995年,在第八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上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今年要采取更加強有力的措施,加大打擊犯罪活動的力度,使社會治安狀況得到改善。……二是深入開展打擊暴力犯罪、毒品犯罪、車匪路霸、拐賣婦女兒童以及盜竊、破壞生產建設設施等嚴重犯罪活動,堅決鏟除黑社會性質的犯罪團伙和流氓惡勢力,掃除賣淫嫖娼、賭博等社會丑惡現象。”此后,1996、1997年《政府工作報告》以及1995、1996年《最高人民法院工作報告》均提及嚴厲打擊流氓惡勢力。

不難發現,1995年至1997年,惡勢力一詞均與流氓放在一起使用,并且對于黑社性質犯罪與流氓惡勢力之間也未作明確的特征區分,這兩類打擊對象內涵不清、外延模糊,沒有嚴格區分黑社會性質組織和(流氓)惡勢力的界限。


二、惡勢力概念的發展

2000年全國首次實施了“打黑除惡”專項斗爭。最高人民法院同期出臺了《關于審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的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此次專項斗爭將打黑與除惡進行了并列。但是與打黑除惡配套出臺的司法解釋僅規定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的法律適用問題,未將惡勢力引入司法解釋當中。


2_副本.jpg


( 圖片來自網絡 版權歸原作者 )


隨著時間發展,在2006年我國開展了第二次“打黑除惡”專項斗爭,為了總結2006年的經驗成果,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出臺了《辦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座談會紀要》(以下簡稱09《紀要》),在該司法解釋中指出:“惡勢力是黑社會性質組織的雛形,有的最終發展成為了黑社會性質組織。因此,及時嚴懲惡勢力團伙犯罪,是遏制黑社會性質組織滋生,防止違法犯罪活動造成更大社會危害的有效途徑。”,這是惡勢力概念首次進入司法解釋當中。但09《紀要》未賦予惡勢力獨立的法律后果,認定惡勢力犯罪并不影響定罪、量刑。


1__副本.jpg


( 圖片來自網絡 版權歸原作者 )


三、惡勢力犯罪概念的定型

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頒布的《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2018意見》),將惡勢力定性為犯罪組織或者犯罪集團。據此,司法機關可以依據我國《刑法》第26 條關于犯罪集團的規定認定惡勢力,由此惡勢力正式納入了刑法的打擊范疇。


3_副本.jpg


( 圖片來自網絡 版權歸原作者 )


2019年4 月9 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頒布了《關于辦理惡勢力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 以下簡稱《2019意見》) 對辦理惡勢力案件的實體和程序問題做了更為具體的規定,在刑法沒有對惡勢力進行正式規定的情況下,《2019 年意見》成為辦理惡勢力案件的主要法律根據。

區別于此前司法解釋,《2018年意見》和《2019年意見》將惡勢力作為特定犯罪組織進行整體法律評價,并明確在認定惡勢力后所產生的獨立法律后果,強調惡勢力犯罪應當區別于普通刑事案件依法從嚴懲處。

平码二中二精准资料大全